新闻热线:82205305-6612 邮箱:news@xauat.edu.cn 主办单位: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信息网络中心
设为首页
新闻爆料:029-88881234
本网供稿:108133970@qq.com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校园视点
 

群发的,我再也不敢群回了

来源:  日期:2017-02-24  浏览次数:

大年初一凌晨,新年第一天的零点被整片天的鞭炮声没过之后,手机传来疯狂的震动,消息栏瞬间被好友们的各种新年祝福填满。当时竟感到一阵愤怒,烦死了,这局游戏还没结束呢!

完了,你肯定觉得我过于冷漠、麻木、无情...别人的祝福竟不及一个游戏重要?感觉认识我这个朋友真是瞎了你的眼。

那真是太冤枉我了。

反正又是往年的套路,大多数都是群发祝福,不知诚意何在,我为什么要上心?也不知道日后那些友人是否还记得给我送过祝福呢。

过了一会儿我打开QQ和微信,不禁惊叹于我的好友们的神奇——有些人素不相识,却能道出一模一样的话语,标点符号都一样呢,在下实在震惊!

无视这些消息还是觉得过意不去,毕 !E 不能辜负。专门找到列表里群发祝福的功能推送,全部回复:“谢谢!祝福我已收到,新的一年,你要开心幸福,身体健康,好运相伴哦。”那些无比眼熟的词语什么的我都背熟了,乐哉,这功能还真是方便又省事。看着齐刷刷的消息列表,感觉自己就是新科技时代的弄潮儿。

接下来除了群聊依旧红包不断,列表里的空气安静下来。过了一会儿,认识多年的好友A回复:“再这样下去你就要失去本宝宝了”。万分疑惑,好好的这是怎么了?看上一条她发给我的消息:“亲爱的,在这新的一年里,希望漂亮的你,越来越丑。”清新脱俗,这搁平时早怼上了,竟然还回了谢谢……糟了,走心的“祝福”换来敷衍的回复,肯定伤人心了,赶紧跪求原谅。

之后感到莫名地不安,趁着两分钟还没过,我打开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的对话框,明白他们的祝福一定都不是群发,于是把刚刚的消息通通撤回。随后心虚地加了一句,“干嘛呢?出来聊天吗!嘻嘻”。然而得到的回复却是这样的:

“有谢罪红包吗,没有就拒绝/微笑”

“你是谁?” 

……

好一波深夜霹雳,吓得我急忙解释原因,大过年的群发太多了没法回,一不小心就都点上了……这下还不行,还得发红包补偿,我的内心也是叫苦不迭。

这也就罢了,更痛心的是之后看群里几个没睡的相聊甚欢,本想加入的,刚说了句“嘿嘿”,我就被好友A禁言了。这花好月圆夜,我却无权说句话。她称其为“某人落入俗套之后的惩罚”,随后众好友连连称赞叫好,我可真成了哑巴吃黄连啊。

一个群发竟惹得这般被寻开心,害人匪浅!大过年的,能不能别这样对一个好人。

其实说点实在话,比起那些没有一个字是你自己写的长篇祝福,我更希望过个清静的好年。不过少了这种形式上的东西也难免觉得别扭,毕竟父母的年代过年群发短信满天飞,大家疯狂地挥霍着话费却也玩的不亦乐乎。当然,愿意在复制粘贴的基础上加上个我的名字的话,我会感到更开心,脑袋被门夹了的话也许还会流下两行感动的热泪。可是手打那四个字多么美好而简单?对了,要是红包的话就更直截了当了。

刚刚决定以后不再敷衍别人的时候,手机又一震动,“人依旧,物依然,又是一年。敲响的是钟声,走过的是岁月……”回不回?好生纠结。不过,以后这群发,我是再也不敢轻易群回了。

(撰文:蒋舸 编辑:赵建锋)